推行夫妻“育儿假”需企业认同监管协同

发布时间:2020-09-18   来源: 网络    

汪昌莲

据湖北咸宁市委宣传部微信公众号消息,9月15日,咸宁发布《咸宁市关于增进3岁以下婴幼儿医疗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率先明确提出实行“育儿假”,最久可至婴幼儿年满1岁。据报,2019年6月,湖北省卫健委把咸宁确认为全省增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样板试点,也是全省唯一市级示范试点。(9月16日《新京报》)

此前据媒体报道,目前全国至少已有29个省份在当地新版计生条例中具体了陪伴产假的期限。其中,最短的陪产假有7天,最长的则有1个月。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多名代表委员建议进一步延长男性陪产假、成立育儿假。继而,2018年3月实施的《江苏省妇女权益保障条例》,具体了“共同育儿假”,即男方在女方产假期间享有15天的护理假之后,减少不少于5天“共同育儿假”。

湖北咸宁在全国率先明确提出实行夫妻“育儿假”,夫妻可共休长约1年的育儿假,工资将照常发放,这个规定好是好,就是难以惠及所有劳动者。对于公职人员来说,此前休产假、陪伴产假,也不是什么问题,有了这个育儿假规定,他们请假更是理直气壮了。然而对于企业员工,特别是对身处生产一线的员工来说,夫妻育儿假只不过是一个画饼,非但无福消受,反而有可能所致新的权益困境。

比如,目前生产型企业,大都执行的是计件工资制,多劳多得,即便是企业还清了育儿假,也不会还清工资。一边是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不厌其烦地申明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并设置夫妻育儿假,工资照常发放;一边却是企业变本加厉地拒绝员工节假日加班加点,甚至肆无忌惮地“贪污”员工的加班工资。

经常出现这种情况,也许会有法律人士挺身而出,建议员工通过滋扰、打官司等途径,向用人企业讨要育儿假等请假权。殊不知,即便是员工打赢了这场官司,取回了休假权,但等候他们的将是企业以各种理由发难,甚至让其卷铺盖走人,丢掉了赖以生存的饭碗。

所以说,员工向企业相争休假权,非但讨不回公道,反而不会失去更多的权益。退一步讲,即便是育儿假得以构建,企业为了确保自身利益,可能会采行极端的应对措施,设置歧视性门槛,在招工上拒收或少收新婚男女员工。果真如此的话,育儿假非但未能给企业员工及子女带来实惠,反而给低收入生产了困境,间接伤害了部分员工的基本权益。

可见,推行夫妻育儿假,需企业尊重监管协同。换言之,落实企业员工特殊劳动保护政策,尚须制度保驾护航。首先,有关部门必须针对企业员工制订保障休假权等明确细则,使他们足额享用到现有的假日福利,还包括育儿骗等特殊福利;同时,劳动保障部门在监管上要强力跟进,严苛制止和压制企业克扣假期等侵害员工权益的违法行为。特别是,敦促企业认真落实《带薪休假条例》,对带薪休假制度,也可实行“零存整取”,充份确保企业员工的请假自主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