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粗制滥造的童书伤害学生

发布时间:2020-06-24   来源: 网络    

原标题:莫让粗制滥造的童书损害学生

■/ 媒体广场 / 关键词:劣质童书

据媒体报道,近日,一本名为《小熊过生日》的儿童绘本在网络上引起热议。该绘本中,许多朋友参加小熊的生日会,吃蛋糕时却有一位朋友不见了,餐桌上则多了只烤鸡。故事暗示朋友“上”了餐桌……还有一些儿童图书赤裸裸地展出血腥、暴力,有的书中赫然配图:猫爸爸进车载着家人,车轮底下是被轧过的老鼠。部分粗制滥造、内容失格的童书流向市场。

共同作好儿童阅读把关人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少儿图书市场规模为234.59亿元,其中儿童绘本市场份额高达58亿元。面对如此广阔的市场红利,更多出版社加入竞逐。虽然从市场逻辑来说,稳住供给才能符合需求,但出版发行机构争相涌入,也带来了童书出版发行的不少发展乱象,使良莠不齐的读物弥漫于童书市场之中。

童书具有浅显易懂和篇幅较短等特点,即便是非专业出版机构也能很快入行。不过,要把儿童图书做好却需要精细化操作者,比如要避免高高在上的成年人思维,认同孩子天性,使其在读者中有所体悟等。

可以说道,只要作者略微用心,成人流行语就不会随意掺入儿童读物之中;只要编辑缜密未尽,那些令人大跌眼镜的桥段也不会被堂而皇之地出版。

童书经常出现极致奇葩桥段,不排除有盗版书商粗制滥造。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和各个出版发行机构醉心于竞逐市场份额,却无视年长作者断档、审校编辑严加、原创后继乏力等问题有关。在颓废功利的市场风气下,缺少孕育优秀作者的生存土壤和汰劣扬善的行业评价,最终使精打细磨的童书难以兴起。

出版发行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出版物不得所含所致未成年人模仿违反社会公德的不道德和违法犯罪的行为的内容,不得所含恐怖、残忍等妨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奇葩童书桥段显然违反了这一规定。现实之中,有必要针对此类乱象细化要求、严格执法。此外,在图书创作、制作、发售及流通等环节,有必要确保专业部门插手,从而免除错讹等低级错误,及时识别潜在不良倾向。

与此同时,作为儿童读者最重要的把关人,家长应当自由选择优质出版社,通过正规渠道购书,充份理解作者、译者背景,拒绝粗制滥造的印刷品。儿童阅读必不可少家长的陪伴。家长陪读,能及时为孩子答疑释惑,也能更好地融入孩子的精神世界。亲子共读,可以就童话故事情节等展开厘清,使其中的辩证价值被转录,而不是停滞于既有语境,流于过时僵化的形式。相较于童书,儿歌、动漫等也能够辅助孩子了解世界,父母若都能有助于融入参予,不仅利于把关过滤器、及时疏导,也能提高教育效果、构建和谐亲子关系。

(作者白毅鹏,刊载《中国青年报》,有删节)

守护童书质量,出版社必须时刻在线

童书市场泥沙俱下,相关出版社难辞其咎。早在2013年,面临社会各界尤其是广大家长师生对劣质儿童出版物的强烈反映,中宣部、教育部等五部门牵头发出通知,拒绝强化少儿出版管理和市场整治。通报明确强调,对不存在问题的出版物、涉及单位和责任人依法给与严肃处理,坚决没收所含违法违规内容和非法出版的少儿出版物,查禁其销售不道德。但多年过去了,童书粗制滥造现象仍然存在,这一方面说明治理必须优化和升级,提高监督的精准度;另一方面也说明有关出版发行机构缺乏自我审视的意识,存在侥幸心理,为了利益不择手段铤而走险。

进行全文

进行全文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民进中央提交了关于强化少儿出版物质量监控的提案,其中一点是创建群众(受众、读者)监督机制。议案指出,出版不能只是出版界的事情,三审三校的标准也无法形同虚设,只有被查出才略施小惩。故此,不应设立出版发行质量专门监控检举热线,并配备奖励机制;设立群众尤其是青少年和家长参与评价的出版发行专项奖励,以受读者青睐而非过度营销为客观评价标准等。应该说,一本童书的质量如何,受众最有发言权,提升家长的话语权,让他们学会“投票”,让市场检验机制发挥作用。

同时,制度内的监督也不可少。对于出版社而言,不要触碰红线,不要见利忘义,而应遵守行业规范,作好行业自律。比如专门从事少儿出版发行的单位,应不具备涉及专业编辑力量,切实加强对少儿出版发行编辑职业道德和专业素养的教育培训。对于监管部门来说,则要强化依法依规审查,创建行之有效的劣汰机制。

童书是儿童的精神食粮,关爱儿童的健康,全社会责无旁贷。从这个角度谈,出版社是第一责任主体,而唯有全社会盯紧出版社,让出版社责任时刻在线,出版发行的童书质量才经得起揣摩和时间的考验。

(作者王石川,原载《光明日报》,有删减)

完备质量标准 强化执法监督

想杜绝童书变为“奇葩书”,还需要多个环节同时把关。其中,严把童书“出版发行关”是关键。不管是专业少儿出版社还是其他非专业出版社,都应该侧重童书的品质,对内容的思想性、艺术性展开全面审查,彻底杜绝不科学、不身体健康的内容,以免孩子的思想被污染。牵涉到童书的每家出版社都应设童书审查机构对质量负责管理。

同时,家长要贤把“购买关”。如果出售到“奇葩书”,要及时进行滋扰,前者能避免孩子被不当童书“污染”,后者能倒逼出版社严把质量关。从现实情况看,部分家长没有审查童书内容的意识,还有一部分家长不具备甄别的能力和机会。所以,家长有必要加强这方面能力的培养,对孩子读者的童书先进行过滤器,再把适合孩子读者的书转交孩子。

另外,童书主要销售商也要对质量负起责任。比如,销售童书的电商平台一旦找到用户投诉童书的内容,平台应该进行调查、审查,让不健康的童书下架,这不仅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更是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需要。

更最重要的是,对童书质量加强监管监督。既要完备质量标准也要完备出版发行制度,还要落实好标准制度。比如制度中规定的“可怕、残酷”,需要用明确标准来界定,既便于出版发行环节操作也便于执法监管。

(作者冯海宁,原载《齐鲁晚报》,有删节)

《中国教育报》2020年06月22日第2版

猜你喜欢

今日头条

 郑爽穿明黄色连衣裙秀纤纤玉臂戴蝴蝶结温婉可人
郑爽穿明黄色连衣裙秀纤纤玉臂戴蝴蝶结温婉可人